西昌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刀破魔天第六百二十五节百密一疏

发布时间:2019-11-22 00:06:18 编辑:笔名

刀破魔天 第六百二十五节 百密一疏

金震摩,犯了一个同样的毛病,即不了解朗宇的底细,也轻视了他。一个七阶的妖兽,即使有越阶挑战的能力,即使有神器护身,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一个天妖王看在眼里。

朗宇的一个绝密的武器,是任何人到现在也不可能想到的。就是识海中的小人儿,这个从异世跟来的灵魂超出了道辰界的认知。

正是它,唤醒了雷蛇和色狼,找到了一条送出碧焰刀的法则,为朗宇赢得了逃生的机会。

上品灵器自爆,其威力无法形容。即使此界中最强的法宝——仙器,也不得不让步。金狮玉玺不过一个极品灵器的级别,被轰出了十余丈高,金鹏翅也毫无意外的砸向了地面。

封印被轰开了。

三丈方圆的地坑里,数道血箭喷了出来。这种能量不是妖将能承受得了的。

色狼敖九惨哼一声化出了妖体,一龙一蛇被巨大的翅膀压扁了,生死不知。

朗宇与麟儿绝对是近距离的接触,一侧头,两张大脸挤成了柿子饼,彩裙上绿光一闪,大坑里又多了个人形。

玩儿的有点儿过了,朗宇已经充分的估计了后果,还是大出意外,喉咙一甜,一口血喷出。

“哗”

法则清晰的映入脑海,金鹏翅一撑张开,机会只在须臾之间,岂容多想,“嘭”的一声再次拍在地上,甩手一根青藤缠住了敖九和雷蛇,披荆斩棘的穿林而起。

一道金光紫气,携着电闪雷鸣冲出了半包围,一直消失在南方的天际。

敖九算是一个朋友了,同生死共患难,虽然他可能知道自己死不了,但是意思够了,只要有一分的可能,朗宇没有甩下朋友的习惯,以前赶他走那是为了保护他不受牵连。

现在不同了,落入那妖王之手,不会有好酒好菜。

东边是两个上仙门守着,朗宇只有取道向南,拼速度,飞出天妖王的攻击范围,入凡界,引雷劫,这场雷劫必然要给这帮孙子们供上,宁可慢飞试险。

朗宇不是疯了,也没有失去理智,只是,士可忍,孰不可忍,这都是些什么修为,什么身份的人物,为了金鹏翅以大压小,以众欺寡,若不是有宝物在身,自己早死了八回了。漫说在这道辰界,就是在前世,面对如此的极恶之徒,朗宇也不会手软。

飞了,真飞了。天妖王手中的一只鸭子都没有攥住,多大的讽刺。金震摩的一张金脸腾的一下红了半边天,本命法宝被轰飞,仿佛被一个小妖煽了一个响亮的嘴巴子,还余音缈缈。

“马了个巴子,给我追!”

高音说惯了,一句粗吼,也是震天的响,脚下金雕翻身而去,这个场子必须找回来,而且这里也呆不下去了,只是上仙门的那些秃毛老怪的眼神就能杀人。

“追!”

这是什么情况,即使是半拉脑袋的傻子也知道那个翅膀不是凡品了。能在天妖王的手中逃走,谁不想要?

倒霉了,父王怎么还不到!敖景隆甩头看了一眼东方,无奈的跟了下去,在天妖王面前,无论是修为还是身价,他都没有说话的资格呀。

“轰隆隆……”

神罚东南,天景帝国西北,沉雷轰鸣,天地变色。

朗宇的金鹏翅只比那只金雕稍快了一线而已。而且那金雕也是伪天族的血脉,仿佛对于金鹏翅的压制影响并不大。

天妖王的出现,大出了朗宇的意料,计划貌似要落空,在金震摩的全力追击下,后面的妖王根本跟不过来,而且朗宇决不敢再被那金狮玉玺罩住。

有了一次失手,朗宇不可能犯二次错误,甩开东部的两个仙门,立刻转头冲过了法则变换地带,气息一封,进入了凡界。

一个就一个,先轰天妖王,再引龟入瓮。只要自己装的像,不怕鱼不上钩。

“轰隆!”

凡界像一个禁区,朗宇一翅进入千里,天劫立至。

天空中象打破了一面镜子,电光如丝一下般倾泻下来,四颗金丹同时度劫,其中还有一个地尊劫呀。

雷如战鼓响,云似血浪飞,连脚下的森林都染成了红色。金翅一抖,盘旋了起来,象一叶孤舟在雷海中穿行,颠簸。

“啊!”金震摩疾速而来,大叫一声翻上了半空,脚下的金雕冲了进去,“嘭嘭嘭”瞬间击中了几十道,拍下了十余丈,另有一种灭顶的杀气,锁定了它的识海。

“嗷——呜!”一声惊叫,抹身就跑。

“嗡——嗤嗤嗤!”三道搂粗的金光仿佛早就等在头顶了一般,“轰”的一声劈了下来。一声惨嚎,一股黑烟,亡命飞逃,眨眨眼消失在了神罚的方向。

“哼哼,天也救不了你!”

翻身站定的金震摩,一声冷笑。挥手扔出了金狮碧玉玺,一抬脚冲了进来。刚才是不提防,差点中了你的套,真以为凡界本王就来不得么!

压制气息,天族各有妙法,不是朗宇一个人会。仙器都有三息的时间,那碧玉玺只要不是全力摧动,与凡兵无异。

朗宇虽然貌似在拼死挣扎,那神识可是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天妖王。漫天的雷海中,玉玺飞了起来,人也金光一暗随后而至,朗宇一折身向前飞去。

三息后,飞出了万里,身后的玉玺传来隐隐的杀气。“咝——”朗宇一缩眼,深吸了一口冷气,他也小看了天妖王,忽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。

老家伙根本不理那雷劫,电花轰在身上似乎浑然不觉,你不用指望他去攻击天劫,那玩意怎么玩儿,他比朗宇明白。一场尊者劫对于他象下了一阵毛毛雨一样,连冰雹都算不上,身后的秃尾巴雕也再次冲了进来,两目的神采恨意涛天。

雷劫是下来了,但是太弱了,对于朗宇都像洗澡一般,怎么奈何得了老妖王。元神劫或许还能有点儿作用,可是朗宇绝对不敢引。

金震摩,修为也压在了至尊的档次,可是这次与当年在断魂崖的那次不同了,那是天尊劫可以威胁到至尊者,今天,虽然来的多,但是强度不够,不用说,身后的妖王、长老也不会给他面子了。

这是一招失误,失误的代价就是把自己陷入了被动。

朗宇不是神仙,百密难免一疏。

金狮碧玉玺上金光一闪,朗宇不得不当机立断了,双翅一扇,逃出了千里之外。

下一步怎么办,拼玄气么,看谁飞得久?

“噗噗!”接连两翅,拉开了距离,朗宇抬头看向了前方,顶着电光雷鸣,一双眸子越缩越紧。

神罚回不去,脚下的帝国也没有自己的栖身之处,就是为了这对金翅,这里的上仙门也不会放过自己。

那么,唯一的出路就是东海了。

朗宇对东海了解多少?微乎其微,不与东海为敌,不等于他就可以相信龙族。一旦落入老龙的手中,自己捏造出来的祖龙故事还能懵得过去么,面对天宫的至宝他们能不动心么?很难说,最大的可能恐怕仍然也要舍宝保命。

那不是朗宇想要的结果。除非……他需要一个保证。

天景帝国与天启帝国的地域很相似,也是一个狭长的国家。朗宇要横穿过去,用不了两天的时间。

而雷劫只是持续了半个时辰。

天妖王消失在了朗宇的神识中,认速度,他跟不上了了,他的金雕在这里也不得不压制修为,可是朗宇的金鹏翅只能算是一个法宝,却没有压制修为这一说。

知道什么是逆天了吧。老妖王几乎要气爆了,一路上“哇哇”大叫。

两大仙门,另有数名长老下界,仍然堵不住金鹏翅,对那头狂暴的狮子还得避而远之。什么是规则,规则就是一群老头儿和这头狮子订下的。刑不上大夫,你敢惹他么!?

“别装死,前面就是东海了,本尊问你两个问题。”

飞过了大半个帝国,朗宇一抖手收回了青藤。

色狼啪的一把抓住了朗宇的袍子。“啊!说吧,这次本殿算是欠你一个人情。不过回答完就不欠了。”

“呵呵”

朗宇一推鼻子:“是你的父王让你来找我?”

“不是,是后面的那个二哥。”

“为了祖龙和金鹏翅?”

“应该是祖龙吧,这个翅膀他们还不知道,我也是刚刚知道它是个宝贝。”

“有一件事情,我得先告诉你。”

“什么事儿?”

“前方就进入了东海,如果你父王发誓不会抢我的金鹏翅,可以保证我的安全和自由,我们就是朋友,否则,我只好把你当人质了。”

“啊?”色狼傻了。

老龙王会不会在意天宫的至宝,这不是他说了算的,而且,小妖兽还有一点不知道

,就是那颗龙灵珠,东海会不会收回恐怕都不是他父王说了算的。

悲催的色狼,忽然发现,这一回自己要栽在朗宇的手中,朗宇既然这么说了,他都不敢跑。

怎么办?两只大眼滴溜溜乱转,没辙了。什么是自作孽不可活,他这纯是自找的。

天宫的宝物、龙灵珠、还有祖龙,这些东西与自己哪个更重要呢?父王可是有九子一女呀。会不会……

“我这又是招谁惹谁了!”

自言自语中不由说了出来。

朗宇轻笑着一点头,明白了。在宝物面前,谁也不可靠。

新疆有哪些治癫痫病医院
柳州男科医院
遵义癫痫病医院是哪家
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预约挂号
衡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